中新社天津11月1日電 題:葉嘉瑩90歲感懷:一任流年似水東
  中新社記者 張道正
  “一任流年似水東,蓮華凋處孕蓮蓬。”夜涼如水,天津南開大學馬蹄湖內荷花早敗荷葉已殘,湖畔主樓報告廳里卻傳來誦“蓮”之聲。
  10月31日晚,數百南開學子濟濟一堂,將小小的報告廳擠得水泄不通,他們每個人都激動不已,翹首以盼的是傳說中的詩者葉嘉瑩先生。“初識南開”名師講座之《從西方文論與中國詩學談李商隱詩的詮釋與接受》在此舉行,葉先生正把義山詩來誦。
  葉嘉瑩出生於1924年,1945年畢業於北京輔仁大學,為加拿大籍華人。她是中國古典文學專家、知名漢學家,現任南開大學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長,1990年被授予“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別號迦陵。
  “我現在當然是90歲了,流年不能夠再回來。”當晚的講座開始不久,葉嘉瑩在逐句解釋了李義山《東下三旬苦於風土,馬上戲作》一詩後如此感慨,“我就把李義山的詩改了,‘一任流年似水東。”
  深厚的學養、優雅的儀錶、清新的颱風、獨特的詩詞吟誦方式,以及鮮活新穎的講課思路,葉嘉瑩讓年輕一代的中國學子們仰慕不已。她卻用李商隱的詩歌來表達感懷。“‘一任流年似水東’,這是事實。”
  “尤其最近,臺灣下個月要給我慶祝90歲的生日。”葉嘉瑩介紹,在為臺灣的生日慶典展覽準備資料時,翻出許多舊時的手稿、書信、照片,“一件一件從我手中翻過去,真是‘往事至如春水逝’,逝水的流年是不可再返回來的,所以他說‘一任流年似水東’,這是事實,但我下半句給他一個轉折‘蓮華凋處孕蓮蓬’。”
  “我認為詩歌的生命是不死的。”90歲高齡的葉嘉瑩在當晚的講座中一直站著授課,雖然身有微恙,但其講起詩歌依然精神矍鑠。在面對別人“您活到這麼大的年齡,對於人生有什麼體驗,有什麼心得”的問題時,葉嘉瑩甚至會開起玩笑:“孔夫子說‘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而我已經過了八十了,孔子沒說,我就不知道怎麼樣了。”
  葉嘉瑩一生才情縱橫,卻命運多舛,她在講座中還穿插講述了自己和丈夫在臺灣“白色恐怖”時期坐牢的境遇,出獄後“天地無歸處”。
  “我以前的苦難是非常多的,可是我現在覺得,我真正的寄托、我的心意是在傳承。”談及詩歌,葉嘉瑩顯得有點激動,她表示。古人留下了這麼多美好的詩篇,詩篇裡面有這麼多美好的靈魂,有美好的致意,有美好的願望,我要盡我的力量,把我所知道的,我所體會的,說給年輕的人知道。
  葉嘉瑩還多次表態,“如果我沒有盡到我的責任,我覺得是上對不起千古以上的詩人,下對不起未來的學者。”
  “天池若有人相待,何懼扶搖九萬風。”講座即將結束,葉嘉瑩先生卻仍頗多感懷,在青年學子雷鳴般的掌聲過後,她表示:“也許我說的不怎麼好,但我是真誠的。我已經這麼老了,已是遲暮之年,你們正是風華的時候,希望每一個青年人都能從詩里得到‘興發’,得到感動,能夠找到仁心的發動之處。”(完)  (原標題:葉嘉瑩90歲感懷:一任流年似水東)
創作者介紹

衛詩

fc20fcki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