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過完年,儘管大量的務工人員先後返城,但還是有大量租製冰機企業為招不來工人而苦惱。甚至,還有企業老闆開著車喊著高薪去“搶”人。其實,“用工荒”問題凸顯的背後,是市場供求匹配度的巨大差距。專家指出,中國勞動力供求關係已發生根本性變化,而合同短期化導致的勞動關係不穩定也加劇了“招工難”。推進產業結構調整和企業轉型升級則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春節過後,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開始大面積“招工”。而今年威剛記憶體,鄭州的多數企業都遇到了“用工荒”,勞動密集型和服務行業的用人單位,在招聘會上幾乎無人問津。那些過完春節的農民工,他們去哪兒了?
  □東方今報記者 孫川川/文 SD記憶卡袁曉強/圖
  【現象】
  節後招聘會
  “農民工”身影化療飲食輔助寥寥無幾
  節後,鄭州市農村人力資源市場就舉辦了多場招聘會,幾乎場場爆滿。東方今報記者調查發現,與往襯衫年不一樣的是,前來找工作的,大多都是面色稚嫩的大學生,“農民工”寥寥無幾。
  上周的鄭州市農村人力資源市場一場招聘會現場,一家飯店招服務員,一上午該招聘展位無人問津,該飯店的經理周女士說:“從節後開始,只招到了4個人,與20人的預期還有很大缺口。”
  據鄭州市農村人力資源市場招聘會組織者劉淵介紹,今年春節後,許多勞動密集型和服務行業的用人單位,大都面臨著“招工難”的局面。“往年這個時候,每場招聘會隨處都能見到農民工的身影,今年來的農民工太少了”。
  “人咋這麼難招?農民工都去哪兒了?”許多企業都有同樣的疑惑。
  【樣本】
  一家五口人的“打工地圖”
  過完正月十五,漯河市舞陽縣田陳村,孫豪傑的母親就開始著手收拾行囊,這是一個工作量很大的活兒,因為她要準備四份:一份給大兒子兒媳孫豪傑和董青青,一份給二兒子孫豪樂,一份給小女兒孫慧珍,一份給丈夫孫村良。這個普通的七口之家,就只剩下她和小孫女兒留守,其他的家庭成員,會分赴到不同的地方,擁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農民工”。他們都要去哪兒?
  ◎小女兒
  不走太遠 等著談婚論嫁
  主人公:孫慧珍
  去向:縣城化工企業
  孫慧珍今年19歲,高中剛畢業一年,原本想隨著哥哥孫豪傑去天津打工,可被父母以“找婆家”為由留在了家裡。“誰都想去外面看看,哪怕是只去一年兩年都成。”孫慧珍說,這麼年輕,總不能一直待在家裡陪著母親和小侄女兒。
  孫慧珍托在舞陽縣城做生意的族叔,找了一份超市收銀員的工作,一個月1200元。枯燥單調的工作模式讓孫慧珍幹了兩個月就乾不下去了,恰逢縣城一家化工企業大範圍招人。“換工作,不圖啥,就圖個‘換’。” 孫慧珍說,在縣城打工,她能幹得了的工作,月工資“撐死”超不過2000元。
  “以前在縣城工資低,現在跟出去打工也差不了多少,工作也好找。”據孫慧珍介紹,同村不上學的小姐妹們,大部分都留在了縣城裡。“有的跟著親戚做生意,有的在飯店當服務員,有的在超市……工作不累,賺錢不多,活得挺安逸的。”她說。
  孫慧珍越來越不羡慕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嫂嫂,她算了一筆賬:“雖然在外面工資高點,但物價也高,刨出開銷,剩下的也差不多。”
  ◎大兒和兒媳
  既然飛就飛得遠點
  主人公:孫豪傑和董青青夫妻倆
  去向:天津塘沽區一火鍋店
  孫豪傑和董青青夫妻倆,前往天津是從鄭州出發的,來鄭州,是和這裡的幾個朋友見見面。
  “都是之前做小生意時認識的朋友。”孫豪傑說,三年前,他倆在鄭州老鴉陳賣過串串香,結識了一些朋友。即使到天津打工之後,也沒有和這些朋友斷了聯繫。
  孫豪傑和董青青倆人在天津的一家火鍋店打工,孫豪傑是配菜師,董青青是服務員,倆人一個月工資7000塊錢左右。“是比以前在鄭州賣串串香掙的少了,但起碼不那麼累和操心了,最關鍵的是能出來見見世面。”孫豪傑說。
  孫豪傑認為,如果留在鄭州,他不會選擇打工,還會做點小買賣。“要是真的圖錢,還不如在鄭州做小買賣,我的那些朋友,只要不去沿海城市打工,一般都是去鄭州做點小買賣。”他說。
  ◎二兒子
  “我和鄭州沒多大關係”
  主人公:孫豪樂
  去向:鄭州一大型電子產品代工廠
  孫豪樂是家中的老二,十分木訥的一個孩子。高中畢業那年19歲,就跟著村子里的人來鄭州打工了。不犯錯,也不出彩,安守著本分。
  “我雖然在鄭州打工,但基本上跟鄭州沒啥關係。除了在鄭州轉過車,沒在市區逛過。”孫豪樂不想像哥哥一樣跑得那麼遠,把工資都攢下來寄給了母親,“攢錢娶媳婦,俺媽說得很有道理!”他說。
  孫豪樂沒想過換地方,更沒想過跳槽。和他一起來這個工廠打工的伙伴們,現在只有他一人留了下來。
  ◎父親
  一直延續的老鄉圈
  主人公:孫村良
  去向:石家莊一酒店保安
  這次返回石家莊,孫村良和七八個老鄉一起走的。結伴回來結伴走,八九年來都是這樣的。
  孫村良到石家莊已經10年了,中間換過工作,乾過飯店小工,當過保安,也看過倉庫。每一次調換工作,都是老鄉們介紹的。
  “也沒說多喜歡石家莊,只不過最開始出來,就跟著老鄉們一起來這兒了,就在這兒一直待下去了。”孫村良感覺挺好,老鄉們都離得不遠,有人走了,有人來了,但始終保持著這樣一個人數固定的圈子。
  孫村良說,他不清楚自己賺的算多還是算少,但之所以一直留在石家莊,是因為已經習慣了。
  ■擴展閱讀
  北京、廣州、武漢等多地節後現“招工難”
  據瞭解,北京、廣州、武漢等全國多地在節後遭遇“招工難”。在勞動密集型企業、傳統製造類和一些服務類的企業里,“招工難”與“用工荒”表現得更加突出。據廣東省人社廳表示,廣州今年節後用工缺口將達12.33萬人,與去年相比增加1萬人;武漢市人社局調查統計測算,今年武漢企業用工缺口9萬~11萬人,比去年增加1萬~2萬人。
  調查數據顯示,農民工總量特別是跨省流動農民工的增速將進一步減緩,去年農民工總量增長了2.4%,但同比增幅回落了1.5個百分點。
  據光明日報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農民工去哪兒了·樣本 在這裡他們有底氣不再為錢漂泊)
創作者介紹

衛詩

fc20fcki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