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授課”、“一對一輔導”、“簽約上名校”……面對暑期輔導班打出的各類誘人的噱頭,很多想給孩子找輔導班的家長徹底迷茫了。那麼,這些看上去很美的宣傳可信嗎?為此,東方今報平漯周刊記者特意採訪了幾位有過輔導班經歷的人士。□東方今報見習記者盧芳偉 蘇小萌 田園 實習生 胡豫青/文圖
  ?“名師”只是吸引學生的噱頭
  小李(化名)是去年剛大學畢業的學生。剛畢業便應聘到一家中小型培訓班,在裡面當了近一年的“名師”後辭職。
  小李告訴記者,她學的專業是非師範,當初去應聘的時候,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沒想到,應聘過程異常簡單,“那家培訓機構的管理人員只是簡單地問了一些個人情況,連畢業證都沒看,就告訴我第二天開始上班”。小李稱,剛開始工作時,管理人員特別交代她,對家長和學生要說自己是某學校在校老師,而且要說有教學經驗,“這樣說,對家長和學生才有吸引力。”
  在培訓機構待了一段時間後,小李發現,對外宣稱的“一線在職教師”、“名師”她一個都沒有見過,整天忙著講課的都是一些和她年齡相仿的大學生,有的甚至還沒有畢業。但無一例外,這些學生也都是被特別交代過,對外都說自己是在職教師。
  那麼,打著“在職老師、名師”的旗號招攬學生卻沒有真正的名師,這些培訓機構不擔心露餡?小李告訴記者,一般情況下老師們都不怎麼和家長見面,偶爾見一面都在關心學生的成績,誰也不會問到老師的資質。此外,有關部門也不會整天盯著輔導班內的老師審查,培訓機構每隔一段時間會邀請一位有經驗的老教師前來給學生講課,“所謂的名師在線,只是有名師來過這裡而已,而真正有經驗、有生源的名師誰會到培訓班打工!”
  ?“名校”走出的並非全是“名師”
  剛畢業甚至還沒畢業的大學生,堂而皇之成了“名師”,雖然家長不知情,但時間一長,學習效果就會展現出來,到底怎麼補上這個窟窿?
  採訪中,曾有過多年輔導班教學經歷的黃女士透露,目前平頂山市內很多打著“名師”旗號招生的暑期輔導班,多是針對高中學生,而針對初中、小學的孩子,一般會以“在校老師”等宣傳,這樣就避免了“名師撞車”。換而言之,對於高中生,輔導班相對而言要認真一些,畢竟,學生都大了,太明顯的話糊弄不過去,隔三差五請一位老師過來講課是有可能的。而對於初中生、小學生就沒啥顧忌了,基本上用的都是剛畢業或還沒畢業的大學生。
  至於一些暑期輔導班打出的“省實驗中學、鄭州外國語、一中名師一對一現場授課”的廣告,黃女士透露,去年暑假,這家輔導班其實只請了1名鄭外的老師來教過幾節課,“剩下的老師都是從襄縣一高、葉縣一高、市一高等高中請來的。不過相對而言,這已經是很講信譽、很負責任的輔導班了”。
  “再好的學校也會有水平一般的老師。省會名校的好老師在鄭州隨便帶節課,錢都掙不完,怎麼可能會來平頂山?而市內的重點學校里一些好點兒的老師也很難請。一方面是,現在對這方面查得嚴,老師都很謹慎;另一方面,那些老師自己在家帶學生都爆滿,怎麼可能出來?”黃女士告訴記者,不少輔導班的確有自己的骨幹教師隊伍,多是三十歲左右,有五六年教學經驗,帶過一兩屆畢業班的老師。而那些常年帶初三、高三畢業班的真正名師是極少的。
  “現在很多培訓班的”名師是從襄縣一高、葉縣一高、實驗高中、市一高請來的,一般給老師的報酬是一個課時100元錢左右。一中的老師如果能請出來的話,至少要130元左右,而且還要有一定的關係才能請出來。學生繳費時普通老師一課時是150元,一中老師是180元。
  ?“簽約提分”大多不靠譜
  對於“簽約保分”承諾、能快速提高成績的實際效果如何?採訪中,平頂山市某中學一位今年帶初三畢業班的班主任劉老師告訴記者,他帶的班一共59個學生,其中十幾個學生年初就去各類輔導班集訓去了。這些學生在經過培訓班的輔導衝刺後,成績提升了多少?這位老師告訴記者,選擇出去集訓的學生成績在班裡普遍都在中下等,“因為中招成績還沒出來所以不好說,但就平時的幾次摸底考試來看,這十幾個學生的成績都沒有太大的提升,有幾個學生的成績反而下降”。
  “我聽說有個從年初就開始培訓的學生光學費就交了上萬元。成績跟不上,選一個好點的輔導班我不反對,但把希望都寄托在輔導班上,就有違初衷了。我覺得,學生只要能在課堂上認真聽講、消化,回家後認真複習,基本上不需要進輔導班。”劉老師坦言,現在為孩子選擇輔導班的家長,大多數心態都不太好,“都想著一進輔導班成績就馬上提高了,這可能嗎?”
  學生參加培訓班最能看出是否有進步的就是分數了,那麼一些培訓班宣傳自己的學生成績提升快,到底是在培訓班學到、掌握了知識,還是幌子?一位曾在平頂山市某大型培訓機構任職過的王老師告訴記者,任何一名學生剛進培訓班都會對他們進行一次摸底考試,試卷都是培訓班內部出題,怎樣才能讓家長在短時間內信任培訓班,就看培訓班怎麼做了。
  “學生進班所做的試卷題目難易程度都是培訓班掌握的,培訓班當然可以選擇相對較難點的題型,但那樣一來學生的成績肯定不會好啊!等到學生在培訓班待了一段時間後,培訓班會再次進行考試,這個時候所選擇的題目就是相對簡單點的,學生的成績當然比剛進班的時候有所提高。至此,培訓班提分的承諾也就達到了,不知情的家長當然會選擇讓孩子留下來繼續提分。”王老師告訴記者,提分其實還有一種方式,“進班一段時間後,為了讓家長看到孩子的分數提升了,老師會在考試前把該考的題目反覆講解,直到每個學生都記住或者都能背下來,成績可想而知會提高。”
  ?“保上名校”實則是鑽空子
  簽約“保上名校”靠譜嗎?王老師坦言,這實際上是培訓機構在鑽空子。王老師透露,家長和培訓機構簽訂的協議中並沒有指明要上哪所大學,只是提到保證學生上大學,“可大家都知道,全國各個省的分數線不一樣,學生高考分數線沒有達到本省的,但過了其他相對較低省定的分數線,那麼培訓班可以對家長說學生過了分數線,這也就兌現了協議中的“保上名校”。那時候,就算是一些三流大學,家長也不會多追究什麼,畢竟成績是孩子自己考的!
  王老師稱,培訓班除了在簽約協議中會給自己留很大的餘地外,一般還有兩種途徑能確保學生上大學:
  一是通過提前批、自主招生等鑽空子。2010年某培訓班就用這種方法成功把一個成績剛過三本線的學生送到了省內一有名的二本學校,該學生前後花了10萬元。
  二是高考移民。培訓班通過關係把學生戶口移到雲南、海南、江西等地,這些地方的錄取分數線一般要比河南的低30分左右。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名師授課 就是名師偶爾來過)
創作者介紹

衛詩

fc20fcki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