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蠱與治蠱 中國雲南苗疆傳說中的蠱 中國民間,有一個口頭語叫整蠱,是用來形容遭到別人無端的作弄、傷害,蠱是中國巫術中的一種,以雲南苗疆最盛,也最神奇和負有盛名,據說中了蠱術,就必須聽命於放古人的差遣,並定期回到苗疆,服用特製的解蠱藥續命一年。年年如此直到死亡,也只有放蠱者幫你拔除蠱毒,才有可能擺脫蠱毒的殘害,有關放蠱的傳說,大多來自雲南邊境,以苗女的善於放蠱最為聞名,而一些苗人也只是聽說有放蠱這回事,大多未親眼目睹過,傳聞最多的是邊境的野人山,那裡地形險要,峰巒疊嶂,山上的人與外界極少接觸,直到今天,這裡還彷如世外桃源,發生著許許多多怪異的故事。蠱是一種蟲,本是無害無毒的,終其一生都躲在一種香氣很濃郁的樹的根部節瘤中這種奇怪的蟲就只有苗族深山才有,他們一年之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只有某個時節打雷的時候我想是驚蟄吧,才會醒過來,然後吸取身邊樹根的汁液後,又回去呼呼大睡,直到隔年。 而苗人會把這種蟲從樹根中挖出來,將許多隻一起放在瓦甕中封起,然後開始打鼓,蟲聽到那種鼓的特殊節奏和頻率,以為打雷了,就會醒過來,但他們身邊已經沒有樹汁可以吸食,只好同類相殘,他們不打架也不互相廝咬,只是各佔據一個地方,彼此對峙,不久之後,就會有一隻自知是最衰弱、能量最低的蟲投降,此時大家一擁而上,把那隻蟲吸乾,然後再度沈睡,過一段時間後,苗人再重複打鼓的動作,把蟲們喚醒直到剩下最後一隻最強的,吸食所有同類的精髓之後成為王者,那就是蠱了。   於是苗人們把那隻蠱蟲乾燥後磨成粉末,放在奶類飲料中喝下,可以強身健體,並且百毒不侵,因為蠱已經是能量最強的東西了,就像段譽吞了莽蠱朱蛤一樣咩,所以之後不要說是深山裡的瘴癘之氣,就算是毒蛇咬中了也一樣沒事兒,這也就是為什麼人說苗人多美女的原因,賴教授說,有養蠱的族群,女子個個皮膚細嫩,白裡透紅,真的非常美麗,但是他們族裡的人都非常重視信約,如果有人敢做壞事,他們就會敲起當初喚醒那些蟲的鼓來,這時身體裡的蠱也同時會被喚醒,長成千百條蟲,啃吃那個人的血肉,那人最後痛苦而死。苗族人所養的蠱瓶,裡面有蠱蟲養完之後,磨成粉末可以百毒不侵苗族的蠱會在漢人社會中出名,就是曾有過漢人不小心侵入他們的部落,被當地的女子吸引,愛上苗女,最後卻始亂終棄,回到漢人社會不再回來。 這種事情發生了幾次,苗族人再也無法忍受,就把蠱粉加在奶中給那些外來人喝,一旦他們傷害了苗人,苗人們就會開始打鼓,送出特殊的能量和頻率,不管多遠,就算那人身在地球的另一端,蠱蟲都能接收到那種頻率而甦醒,因為蠱粉只有放在奶類飲料中才能發揮作用,所以到苗族部落千萬不要亂喝牛奶羊奶,以 室內設計免被下了蠱都不知道喔。 要特別說明一下那種樹,那種樹有很特殊的香氣,是各種鳥獸都不敢接近的,所以這種蟲沒有天敵,他們從幾千萬年以來,就是這樣生存著,並沒有經過演化,他們從幾千萬年以來,就是這樣生存著的,並沒有經過演化,而這種蟲是無性生殖的,所以他們的數量相當少很難找。 這種事情我們看來很不可思議,明明那蟲就已經死了呀,但賴教授說,這就像把一把種子灑在地上一樣,如果沒下雨,沒有養分滋潤,種子不會發芽,但一旦雨季來臨,種子就會甦醒而開始成長,這種事對我們而言本來就很玄。不過我在想,這不就跟我們養酵母菌是一樣的嗎,酵母菌平常或冷凍或乾燥包裝,並不會有活性,就像睡著一樣,一旦把酵母菌放在合適的溫濕度環境下,他們就會醒來啦。據言苗女非常單純,一點心機也沒有,男人說愛他們,他們就真的會相信,並很輕易的就把身心託付給對方,而漢人男子不告而別的很多,可憐的苗女多會心碎神傷而死去,但那裡不是每個部落都會養蠱的少數而已。夷人施行養蠱之法 中國蠻荒一帶,自古就籠罩一層神秘面紗。魑魅魍魎四處遊走,瘴氣蘊繞山林,外地人來至此,往往感受到瀰漫的詭異氣氛,再加上水土不服,多染上瘴癘,病重致死,各式奇風異俗,其中以養蠱這種神秘巫術一值為人稱奇,談蠱色變,可真是一點也沒誇大其詞,其中養蠱這種神秘巫術一直為人稱奇,談蠱色變,我們在這裏介紹幾種較為特殊的蠱之製法,以及其施術方式症狀。 夷人養蠱,並不是每個人隨隨便便就可以養,通常是具備財富、武力、受人尊崇的當地土司才有資格養蠱,大多散佈再金沙江兩岸一代的夷人,一直未接受過漢化,治理大權權操在夷人酋長土司手上,據說只要是做土司的人家都是養蠱的,一般老百姓的人家,雖知道養蠱的方法,但不能養蠱,就算是學會養蠱,也會殘害主人。 夷人在養蠱之前,得先把客廳打掃、整理的一陳不染,全家大大小小,都要沐浴齋戒,在祖先神位前心誠意敬地焚香燒燭跪拜,之後將一個大甕缸埋入特地在正廳中央挖好的大坑裡,甕缸要埋得口同土平,選擇甕缸,最好是口小腹大,口越是小,越看不到裡頭的東西,才能讓人心生恐懼,對其有敬畏之心,而且口小加誘容易的多。 埋入的甕缸在五月五日端午節那天打開誘口,將當天再田野裡捉到的十二種爬蟲放進裡頭,捉得都是些有毒的爬蟲,如青蛙、蚯蚓、蜥蜴、蜈蚣、綠毛蟲等,捉這些爬蟲養蠱,一定要在端午節這天,捉放入甕中,從這天起,持續一年的時間,每天都要禱告,禱告分為兩次,每早起床前禱告一次,晚上入睡後再做一次禱告,皆不可間斷。 在甕中的爬蟲,因窒息氣悶,彼此會互相廝咬搏殺,這完全是毒的比 烤肉試,毒多的吃毒少的,強大的殺弱小的,誰的毒大,誰就能制對方於死,最後僅存一隻,這隻由於吃下其他十一種爬蟲,所以集所有的毒於一身,而且型態和顏色也有所改變,像蜈蚣、毒蛇等長形爬蟲,就會形成類似龍形的龍蠱。 蠱成形最少需要一年的時間,一年後將甕移到一個不通風、不透光的房間,天天餵以豬肉、雞肉、米飯,如此三、四年,這時的蠱已有一丈多長,若將甕蠱就會自行飛出去。 蠱最能發揮力量的時候,是在黃昏天黑的這段時間,所以牠都選在這段時間伺機害人、吃人。 養蠱人家藉蠱的靈氣,不論做什麼,都能夠順利完成,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不過絕不能讓家裡以外的人知道,一但被知道自己家裡養蠱,就會被法師用法術收伏,此時全家人都只有一死,縱使未被法師收伏,成形之後的蠱,也會反過來傷害主人一家。 中國蠱毒大觀 有些人專門製蠱來謀財害命,製蠱方法,多在端午日,趁其陽氣極盛時製蠱,所用的多是蛇、蟲、蜈蚣之類。 蠱的種類有金蠶蠱、泥鰍蠱、蔑片蠱、石頭蠱、疳蠱、癲蠱、腫蠱、中害蠱、陰蛇蠱、生蛇蠱、蛇蠱等十一種,以下就特別介紹其中幾種較為特別的製蠱方法,以及各種蠱的施術方式、症狀。金蠶蠱:利用十二種蟲類埋在十字路口,經過幾日後,取出放在香爐中,即為金蠶,施術方式、症狀:能使人中毒,造成胸腹絞痛、腫脹,最後七孔流血而死。泥鰍蠱:將泥鰍近在放有竹葉和蠱藥的水中,即成有毒的泥鰍,施術方式、症狀毒泥鰍煮過食用後,副內會覺得有三、五條泥鰍竄動,有時下達肛門,有時上衝喉頭,如果不醫治,只有死路一條。蔑片蟲:將竹片施以蠱藥後即成,施術方式、症狀將常約十公分的竹蔑,趁人不注意時放到路上,行人路過,蔑就跳上其腳腿,使人疼痛異常,過些十日,蔑又跳進膝蓋,使其腳小如鶴膝,此人活不過四、五年,就難逃一死。石頭蠱:隨便拿顆石頭,施以蠱藥即成,施術方式、症狀將一塊石頭放在路上,此塊石頭能夠行動、嗚啼、使人便秘消瘦,而前又能飛入人的雙手雙腳,此人不初三、五年,便會一命嗚呼。疳蟲:又有放疳、放蜂、放蛋之稱,兩粵的人,在端午日取小蛇、蜈蚣、蟬、螞蟻、蚯蚓、蚰蟲、頭髮等研磨成粉末,至於箱內或房內所刻的五瘟神像前,長期供奉後就成為毒藥。 施術方式、症狀將疳蟲放在酒、肉、飯、菜內給人食用,或是放在路上,路過者踏著即入身,藥粉會黏在腸臟上,使人腹部腫脹難熬,極欲上吐下瀉。癲蠱:大部分是僮人所為,把蛇埋入土中,取其菌以毒人,施術方式、症狀取蛇菌毒人後,會使人暈眩、笑罵無常,一飲酒,毒藥即發,兇狠怒罵,如同癲子。腫蠱:施術方式、症狀僮人俗稱放腫,中毒後會使人腹部脹大、肚鳴、便秘,甚至一耳常塞。 租房子中害蟲:施術方式、症狀中毒後會使人神昏、性躁、額焦、口腥,而產生視、聽幻覺,看見鬼影,聽見鬼聲,如臨大敵,不時想要自盡。陰蛇蠱:施術方式、症狀中毒後,初時吐、瀉、接著感到腹脹、食慾不振、額熱口腥臉色潮紅,更甚者顏面、鼻、耳肚等處都有蠱翻腫行動的聲音,以及便秘,如果再加上癲腫藥,就更沒有治癒的機會,不出一個月,必死無疑。 生蛇蠱:施術方式、症狀中毒情形和陰蛇蠱相似,不過生蛇蠱還會有五道七公分長的腫起物,腫起物會跳動,除非吃肉才停止。進入體內能成形為蛇、虌,四處亂咬,造成頭痛,夜間更為劇烈,倘若又有外蛇隨風進入毛孔裡來咬噬,裡外夾攻,更是難以醫治。 整蠱:一種植物性皮膚毒,會讓對方產生神經失錯,做出無法理解之事,對付遭到別人無端的作弄傷害。防範蠱的妙招 蠱可能有形,也可能無形,就因形體如此變化多端,使人難以防範,極易中毒,所以預防方法不可不知。 第一若是由於飲酒而中毒的,特別難醫治,所以外出絕對避免飲酒,第二藏蠱的人家,房屋特別整潔,看不到灰塵、蜘蛛網,此種人家最好與之保持舉離,第三大荸薺切片曬乾磨成粉末,每早空心白滾湯服入約二錢,即使到藏蠱人家,也可避免受害,第四主人欲施毒,就會在食菜飯茶,水之前用筷子在杯碗上敲動,見此狀趕緊問主人,食物內難道有毒,一語道破,就無中毒之虞了,第五大蒜頭隨身攜帶,飯前先吃大蒜頭,若有蠱則吐,不吐則死,主人擔心受到牽累,也就不敢下蠱。 第二若是懷疑遭到下蠱,應立即確認有無中毒,首先可將一只銀針插入熟鴨蛋內,隨後放入口中,含約一小時後取出,如果蛋白都變成黑的,就表示已中毒了,或是拿黑豆或生黃豆食之,如果入口不聞腥臭就是中毒,也可以拿約三公分的灸甘草放入口中咬嚼,嚥汁後隨即吐出,就是中毒。 中毒後可用菖蒲、雄黃、蒜子三味以滾水吞服,將惡毒瀉除,這是最普通的解毒法,其他像蚯蚓、蜈蚣等、也可用來治蠱,若是中了金蠶蠱、刺蝟是最好的特效藥,治蠱的藥方繁多、必須根據中毒情形醫治。 放蠱與治蠱  放蠱是一種很可怕、很愚昧的害人舉動,是由於古代民智未開而產生的惡習。本文對於古代發 生過的放蠱故事、中蠱的人如何治療、以及法律上處罰放蠱的人的規定,作一有系統的分析。   文字學上的蠱有多種涵義,主要的一種涵義作「腹中蟲」解,從蟲,從皿。皿是一種用器──盛 飯的飯盒、飯碗或盛其他食物和飲料的用器都是;蟲字象徵好幾隻蟲。  「腹中蟲」就是人的肚子 裡侵入了很多蟲,也就是中了「蟲食 的毒」──一種自外入內的毒。眾多的蟲侵入人的腸胃發生 了蠹蝕的作用就叫做蠱,又叫中蠱。 穀子儲藏在倉庫裡太久,表皮穀殼會變成一 濾桶種飛蟲,這種古人也叫牠為蠱。   左傳昭西元年說:「穀之飛,亦為蠱。」注:「穀久積,則變為飛蠱,名曰蠱。」從穀殼變成的飛蟲與米糠不同: 飛蟲會飛,米糠不能飛。 ※蠱的種類蠱是許多蟲攪在一起造成的。本草綱目說:造蠱的人捉一百隻蟲,放入一個器皿中。這一百隻蟲大的吃小的,最後活在器皿中的一隻大蟲就叫做蠱。可知蠱本來是一種專門治毒瘡的藥。後 來才被人利用來害人。   有毒的蠱多在中國大陸南方各省養成,種類很多,有蜣蜋蠱、馬蝗蠱、金蠶蠱、草蠱和挑生蠱等。放蠱的人趁他人不注意的時候,把蠱放入食物,吃了以後,就會染上蠱毒,染了蠱毒的人會染患一種慢性的病痛。以現代觀點說,這是一種人為的,由許多原蟲的毒引發出來的怪病。  ※金蠶蠱最毒 金蠶蠱是在四川省偏僻地區養成的,漸漸流傳於湖南、福建種蠱的表皮是蠶 金色,每天喂牠錦鍛四寸,把牠解出的糞便放在食物裏,吞服了的人就會生病死亡。 傳說這一種蠱會使養牠的人暴富,也會使養牠的人發生災害,因而不能得罪牠。   如果無意繼續供養牠,要準備一隻小箱子,放些金銀錦綢,把金蠶蠱墿面,然後把這隻小箱子放在路旁,聽憑別人把箱子攜走,叫做嫁金蠶蠱。金蠶蠱對於人體的危害很大,牠像人死後屍體上生的屍蟲一樣,侵入人的肚子後,會吃完人的腸胃。牠的抵抗力很強,水淹不死,火燒不死,刀也砍不死(見本草綱目引用蔡攸叢話)。  ※蛇蠱和蝨蠱 大陸有些偏遠地區的人專門養蠱謀財。這些人養的蠱,有的是蛇蠱,有的是蝨蠱。蛇蠱是在 五月初五日放大、小蛇在瓦罈裏,蝨蠱是聚集多數的蝨蟲製成的。這兩種蠱毒都可以置人於死地,特別是蝨蠱如果侵入人腹,會把內臟吃光。  放蠱的人看準了一家有錢人家,就計畫將蠱放入。中蠱的人在沒有醫藥可治的情形下就會死 去,死人的財產隨之移入蠱主的家裏。養蠱的主人養了這種殺人的蠱後必須用蠱連續殺人,每年 一個,如果間隔三年不以蠱殺人,蠱主本人也會中蠱死去。   ※針蠱與羊毛疔針蠱是用毒蟲的液精造成的。驅蠱錄記載:有一人中蠱向醫生求診,醫生叫他口含黑豆一粒,並服一種名叫歸魂散的中藥,結果他嘴裏吐出許多羊毛和爛紙,並有一粒黑子,這粒黑子就是蠱,牠被羊毛圍在裏面,並被長一寸的麻繩縛住,麻繩一頭打結,一頭散放,上面粘了無數小乾蟲。   另有一個中蠱的人求診,經醫生開方:用青布包雄黃末,加山甲末和皂角末,蘸熱燒酒,擦遍全身,擦出了不少的羊毛,耳朵裏也有羊毛伸出來,醫生叫這種蠱為羊毛疔。  根據醫宗金鑑記載:羊毛疔有的呈五色,有的長一丈。治療的方法是:叫患者服五味消毒飲,也就是用青布包雄黃末、蘸熱燒酒,用它擦前後心,先擦一個大圈,後擦一個?新成屋p圈,擦前心時羊毛疔會移至後心,擦後心時羊毛疔會移至前心,要反覆擦來擦去,羊毛才會出現,取出的羊 毛要挖一個深坑把它埋了 。  ※植物蠱 明崇禎十七年(西元一六四四年),廣柀發生一件植物蠱疑案。在香山縣的山林裏,有一種草叫胡蔓草,葉子像蓴花,有黃色、有白色,葉子含有劇毒,放入人的口裏,人就會百孔出血;葉汁若吞進肚子裏,腸胃也會潰爛。當地的莠民常常利用胡蔓草做蠱害人。  崇禎時代某年春天,雲南人羅明夔到香山縣當縣令,瞭解胡蔓草害人的情節以後,就下令: 一般人向本縣告官的,每人隨繳胡蔓草五十枝。這道命令下了以後,胡蔓草也就砍光了。羅縣令 把收繳的毒草,親自監督雜役焚燒,不久,這種毒草便在香山絕跡。  當地的醫生也訂有治胡蔓草劇毒的藥方:取母雞孵的雞蛋一個(沒有長小雞的),把它煮熟,研成細末,加一湯匙清油,中胡蔓草毒蠱的人每天服一次,就會吐出胡蔓草蠱。蠱在「上鬲」的,加用膽礬五分,放在熱茶裏溶化後服用,就會吐出蠱來。蠱在「下鬲」的,用鬱金水二 錢放在菜湯裏服下,蠱也會吐出來(見廣志,道光年修)。  ※拍花是放蠱的一種 古代社會的「拍花」,也是放蠱的一種方法。在中國大陸民間,有些逃荒的婦人,頭上裹一塊藍布,走到一處人家,與人寒暄的時候握著他的手,在他的手心拍幾下,並說「好,好」。第二天,這個被她拍過手心的人就會忽然仆地,發起顛來。有一家人家就發生過這種情形,請中醫治療,診斷以後才發現這個人中了蠱,後來經由專門治蠱的人治療,服藥後他口中竟吐出幾十個紙團,這種紙團就是蠱。   ※以木偶和紙人作怪 木偶也可用來害人,但利用木偶和用毒蟲造蠱不同。後者是活生生的蟲造成的蠱,木偶卻是木頭製造,不可能有毒。但巫人會利用木偶和紙人作怪,來擾亂別人的安寧。   清人紀曉嵐寫的「閱微草堂筆記」,記載一個術士專造木人(即木偶)、紙虎(即紙人)作怪,打擾別人,當事人送錢給他,木人、紙虎會暫時停止作怪,隔一陣子又死灰復燃。聊齋誌異也記過木偶和紙人作 怪的故事。金章宗元妃李氏嫉妒皇帝,曾叫一個名為李定奴的女巫剪紙作紙木人,製成鴛鴦符作怪(見金史卷六十四)。   ※避蠱的方法傳說的避蠱方法很多。試驗是否已經中金蠶蠱?可啃白礬或口嚼生黑豆。白礬的味道很苦,啃這兩種覺得白礬是甜的,生黑豆是香的,就是中了蠱,要用石榴皮煎成汁,服 用以後,可以吐出金蠶蠱的蠱毒。有旅行經驗的人,進入蠱區要飲食的時候,會偷偷的用筷子揀第一塊食物放在手裏,用餐完畢以後,隨手將放在手裏的食物埋在人行道的十字路地下,蠱就回到放蠱的人家裏。有的人經過蠱區,遇到可疑的食物,先請主人下筷子揀吃,這樣可以避免中 西服蠱。有的人在蠱區就食,通常先問主人:「這碗菜、這碗麵你們有沒有下蠱?」一面揀出一塊食物,放在一邊,然後就食,蠱就不能為害了。  ※治蠱的藥草 古代醫藥不發達,如有人染上了蠱毒,通常用兩種方法治療:一是服用草藥,周禮稱這種草 藥為嘉草(見庶氏注),一是禱告神明,請神明降下醫藥,史記就有「秦德公作伏祠,磔狗邑四 門,以禦蠱菑。」(見封禪書)的記載。  後漢書說:在仲夏月,用一根米色的繩索,將葷菜和彌牟連在一起來撲滅蠱毒,在大門上掛 一枝桃樹以驅邪氣(見禮儀志)。本草綱目引用古代療治奇毒的藥方,是在每年五月五日收取許多毒蟲做蠱,這種蠱主治惡瘡,不料後來 有人利用這種蠱來害人。   民間在端午節當日午時也有「聚五毒」和飲雄黃酒、在脖子上搽雄黃酒的舉動,其用意都在預防生瘡。 ※治蠱的藥丸江蘇省溧陽縣的鄉下,早年常有人中蠱。當地的竹林寺有一個會治無名種毒的和尚,製造一種藥丸專門治療蠱毒,一枚藥丸的售價是絹一匹,治癒了不少中蠱的病患。  在當地做「觀察使」的韓晃,為了根絕蠱毒,在溧陽縣溫泉旁建造一座寺廟,請竹林寺那位懂藥性的高僧主持,專門 治療民間發生的蠱毒,並請高僧把藥方公開刻在石碑上。這份治蠱的藥方是:在每年農曆五月初取初生的桃子一個,把它的皮碾成細末,份量是二錢。另用盤蝥末一錢,先用麥麩炒熟,再用生大蕺末二錢,將這三味藥用米湯和拌在一起,搓成如棗核一樣大的丸子,中蠱的人祇要用米湯吞服這種藥丸一個,就會藥到毒除。  ※長安漢宮的巫蠱事件 漢武帝征和元年(西元前九二年),長安漢宮接連發生震驚當時的木偶巫蠱案件,這些事情 是由一個名叫朱安世的京師大俠引起的,還牽連了朝中的宰相公孫賀父子,最後連武帝的太子─ ─戾太子劉據也被冤誣死了。  第一件巫蠱案是公孫賀本人引起的。公孫賀當時在朝做丞相,很得武帝信任,他的兒子公孫敬聲也在朝做太僕,父子二人權傾一時。可惜公孫敬聲的私生活不檢點,私自挪用了軍費一千九 百多萬錢,因而被關進長安詔獄。當時另有一件要案的主犯朱安世在逃,武帝下令必須逮捕到案。公孫賀愛子情殷,向武帝保證由他將朱安世逮捕到案,但要求釋放他的兒子公孫敬聲。他的要求得到了武帝的許可。朱安世歸案後,反向漢武帝陳訴公孫敬聲和武帝的女兒陽石公主通姦,以及公孫敬聲在廟裏詛咒武帝早死,並在武帝經常經過的馳道上埋木偶為巫蠱,以促武帝早死的事。這些事情都是莫須有的,當時正值武帝晚年,每天都在憂懼死亡,他信以為真,將丞相公孫賀父子和陽石 公主都殺了。   第二件巫蠱案,是由武帝的一個近臣江充引起的。江充在朝擔任治安和警衛安全工作,很得武帝信任。他在宮裏處理警衛事件,連戾太子也不放在眼裏 酒店工作 ,因而得罪了太子,江充並不是沒有私心的人,他顧慮太子一旦登上皇帝寶座不會放過他,恰巧宮中發生了公孫賀父子為蠱加害武帝的事件,江充就假藉這個機瑩f宮中蠱氣很重,影響武帝生命安全,武帝信以為真,把這件 事情交給江充處理,江充果然在戾太子宮中的地道裏掘出一對木偶巫蠱,誣控太子 加害武帝,促武帝早點死去。太子為了自保,將江充殺死後出走,宮中的人就說太子想造反,殺死江充後他逃。後來太子也被迫自殺。   古代社會放蠱的事是有的,但以上兩件事卻是假造出來的。以漢朝發生的 這兩起巫蠱案來看,可知蠱毒害人在中國社會由來已久。   ※隋宮的蠱亂隋朝宮廷也發生過一次無形的蠱亂。隋代大將軍獨孤迤的家裏,有一個名叫徐阿尼的丫頭,有拜貓鬼的習慣,每天深夜子時,她偷偷的起床,備供品焚香向貓鬼祭拜,(子屬鼠,子時拜 貓,暗示以鼠祭貓),她越拜越靈,貓鬼常把別家的財物搬給她。獨孤迤還沒有做官的時候,在家閒居,有飲酒的嗜好,他的妻子不肯給錢買酒,獨孤迤只得向徐阿尼討酒。阿尼回答說:「沒有錢買酒。」獨孤迤說:「你為什麼不叫貓鬼到越公家取錢買酒?」阿尼只得暗中祈禱,不到一個時辰,買酒的錢就送到了,獨孤迤就這樣貪而無厭的不斷叫 阿尼向貓鬼取錢買酒。 獨孤迤因內戚關係做官以後,有一天他在花園裏向徐阿尼說:「你叫貓鬼 向獨孤皇后(獨孤迤同父異母的姊姊)說:我家沒有錢,請皇后常常賜錢給我 。」阿尼就照他的話向貓鬼祈禱,貓 鬼果然走到隋宮,向獨孤皇后取物。徐阿尼有一次在宮中一間空房裏,安排一隻桌子,桌上置放香粥一盆,湯匙一隻,用湯匙敲 響了粥盆說:「貓小姐,你快來吃粥。但是你不能住在宮裏。」她一面叩頭祈禱,口裏唸唸有 詞,沒有多久,她的面色鐵青,四肢像是有鬼在牽她,並說:「貓鬼到了。」這件事被人向隋文帝(西元五八九──六○四年)參了一本;文帝說:這是一種妖怪,下令把徐阿尼趕走,不久獨孤迤被處死刑,他的弟弟向文帝哀求,才免官為庶人,貓鬼也消失了(見 隋書獨孤迤傳)。  ※宋代管制放蠱的人民間放蠱害人的事,也常在刑事案件中傳到朝廷。宋仁宗慶曆八年(西元一○四八年),仁 宗一天翻看福建路(省)奏報朝廷的刑案,發現民間常有人放蠱害人,仁宗非常難過。又一次在 刑事案件中。敘明福州有一個叫林士元的醫生用中藥治療蠱毒,很有效果,仁宗告知近官:可將林士元的治蠱藥方交給宮中的太醫審查,連同太醫們蒐集的治蠱祕方,彙為一編,印成專書,頒 發各路,轉發各地民間使用(見續資治通鑑卷四十九)。  宋朝對於民間有過放蠱和養蠱前科的人,管理非常嚴格。太祖乾德二年(西元九六四年)下 令將永州(湖南省零陵縣)養蠱的人三百二十六家移往當地的窮鄉僻壤,不准他們進城( 襯衫同上 書,卷四)。 ※明朝發生的放蠱事件 蠱除了種類不同外,還有一定的期限。中蠱的人在一定的期限裏,蠱毒就會發作,發作以 後,有解藥可以解除,如果超過一定的期限就無藥可救。   明英宗正統(西元一四三六──一四四九年)間,江蘇省吳江縣的商人周禮從小在外經商,有一年到廣西省思恩府,無意中遇見了一位中年陳姓寡婦,經媒人說合後,周禮答應入贅陳家為贅夫,自此他就在當地落了籍,不久生下一個兒子,光陰荏苒,一晃就是二十多年,他的兒子也 有十六歲了。人到中年以後,想起年輕時候的事,也會有落葉歸根的念頭,他的妻子勸止不住,只好由他去,並叫兒子跟他父親一同回吳江老家瞧瞧,陳氏放了一個蠱給周禮,暗中告知兒子說:「你爸爸肯回來,就為他解蠱。」周禮父子回到吳江故鄉,不到一年,周禮的蠱發作,每天要喝飲水一 桶,肚子漲得像水桶大 ,他的兒子向老爸說:「爸!我們還是回廣西吧!」 「我也想念你的母親,但是生了這個怪病,走不動啊!」 「爸,你這個病我會治。」 「你又不是醫生,你怎麼會治病?」他的兒子照著他母親教他的方法,將他老爸的蠱病治好,周禮的肚子裏吐了一條活的鯽魚, 這條鯽魚就是他妻子放給他的蠱。   ※清朝發生的蠱案江西省興國縣在清道光年間(西元一八二一年──一八五○年)發生過一件訴蠱的刑案。一戶新遷入境的客家人──趙如瞻,被村民曾起周等五人控訴放蠱害人,這件案子的經過是這樣 的:趙如瞻從福建長汀遷到江西興國縣,就獨資開一家油店,雇工人曾起周等五人搾油,除發給工資外,並供給他們午餐。曾起周等五人到工第一天中午用餐後,就覺得肚子很痛,立刻回家請了一個醫生治療。醫生以為他們生的是普通的腹痛,開方服藥,肚子依然痛得死去活來,身體也一天一天的消瘦下來。另有三位過路人經過趙家店門,向他家店夥買桃子吃,他們三人吃下後肚 子也痛起來了。曾起周和趙家店裏的傭工吳老六有金錢往來,吳老六一天到曾家向他討回借的錢,曾起周向吳老六說:「你把我的病治好,我就把借你的錢還給你,如果我的病治不好,甚至死了,你的錢 就沒人還了。」「你的病祇有楊老六會醫。楊老六是老闆(指趙如瞻)從長汀帶來的,他有一種解藥可治好你的病。」吳老六為了討回借款,因而向曾起周說出了祕密,曾就拜託吳老六轉請楊老六給藥治病,並給他一筆錢,楊老六只得偷偷的將解藥交給吳老六,曾起周五人服瞭解藥,沒有好久就將趙家下的蠱毒從大便裏解出來,解下的蠱長有半寸,白色,蠱的口像針一樣,顏色是青的。曾起周的病稍有轉機就迫不及待的向興國縣正堂控告趙如瞻放蠱害人,這件事情才公開出來。當地的醫生陳錫卿並將曾起周等八人的蠱毒治好,他們八人肚裏的蠱並從大便解出。這件放蠱的案子真相大白以後,吳老六、楊老六二人並說?土地買賣X趙如瞻養的蠱,共有瓜蠱、蛇蠱和蟲蠱等三種。瓜蠱就是瓜蟲,形狀像瓜,大小如一枚棗子。蛇蠱的形狀像蛇。蟲蠱比蛇小,數量很多。曾起周等八人中的蠱毒是趙家養的蟲蠱,是從水草裏採來的一種草「雞脊柴」造成的。星國縣醫生陳錫卿年輕時在福建長汀縣中過蠱毒,是一個和尚為他治好的。陳錫卿將他本人用過的丹方治療其他患蠱的人。曾起周等八人的蠱毒也是用這個丹方治好的。丹方的內容是:將白頭翁、獨腳蓮、透骨硝三味用水酒和雞煮。再把巴豆搗碎,以酒蒸熟製成藥丸。服前一種藥後,會腹痛如絞的暈過去,然後服用第二種藥丸,蠱就被殺死在腹中而解了出來。  ※舊律對蠱毒的處罰 漢代的法律對於巫蠱的查禁,規定非常嚴格,如:一、放蠱人及教令者,棄市。──見周禮秋官的庶氏注:鄭司農引賊律。 二、坐妻為巫蠱,族。──見漢書公孫敖傳。三、後坐巫蠱,族。──見漢書趙破奴傳。 後魏也有巫蠱律。古弼傳:「有怨謗之言,其家人告巫蠱,俱伏法」(後魏書)。隋書規定「厭蠱」為「不通」,隋書鄭議傳:「其婢奏鄭議厭蠱左道,與母別居,為司所 劾,由是除名。」隋書獨孤皇后傳:「獨孤皇后異母弟獨孤迤,以貓鬼巫蠱咒詛於後,坐當死。」隋煬帝時,「有人密告衛昭王楊集咒詛,憲司希旨成其獄,奏楊集惡道,坐當死,天子下公卿議其事,楊素等曰:楊集密懷左道,厭蠱君親,公然咒詛,請論為律。」(衛昭王楊爽傳)煬 帝念他是至親,把他免為庶人。唐律賊盜律有「造畜蠱毒」的條文: 一、「造畜蠱毒(謂造合成蠱,堪以害人者)及教令者,絞。」律疏說:蠱有很多種,是左道旁門的事,無法盡知其中的詳情。有的蠱是集結很多的蟲,放在一個器具裏面,聽由牠們自相殘食,把許多蟲吃完以後,剩下的一個是蛇就是蛇蠱,是蟲就是 蟲蠱。律文的造畜,是自造和傳畜的意思,都是毒害別人,也就是自造蠱毒,或是傳畜貓鬼,或教 唆他人害人。二、「造蠱者雖會赦,並同居家口,及教令人亦流三千里。即以蠱毒同居者,被毒之人父母 妻妾子孫,不知造蠱情者,不坐。」律疏說:有人問:被毒的人的父母不知情的,可否放免?假設一例,有一 家親兄弟二人,大房造蠱害二房,二兄弟同屬一個父母,不知他父母能否免罪?答覆是:雖是兄弟相毒,仍然是律文的「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孫,不知造蠱情者,不坐。」所以父母不知情是「合原」的。 明律、清律也有限制蠱毒殺人的律文:一、「置造、藏畜蠱毒,堪以殺人及教令造畜者,斬。」 二、「造畜者,不問已未殺人,財產入官,及同居家口,雖不知情,並流二千里安置。」三、「若以蠱毒,毒同居人,其被毒之人父母、妻妾、子孫,不知造蠱者,不在流遠之限。」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關鍵字行銷  .
創作者介紹

衛詩

fc20fckiz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